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10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既刊一覽

既刊一覽
目前仍有殘本的既刊如下,不定期參場(如沒意外寒暑假CWT都會參加)
有興趣歡迎留言或至ASK匿名詢問(ゝω・)
通販:露天拍賣
◆----------------------------原創刊物----------------------------◆


《龍魂–命定–》


BL本《黃昏樂章》


BL漫畫小說連環本《情深歸所​》

◆----------------------------Unlight刊物----------------------------◆


貝傑本《守る》


貝傑本《艷紅冬雪》


貝傑本《終結的命運》


柯沃本《櫻雪之罪》

2057年5月11日 星期五

【陰陽師】鬼使黑白本《彼方》刊物資訊



過往的誓言,因離別粉碎
昔日的約定,因死亡破滅

即便悲痛也無力挽回
嘶啞呼喊仍絕望懊悔

曾以為這就是他們的終點
齒輪從此失去轉動的機會

直至兩人再會的那一瞬間
終於重新拾回此刻的意義

『就算你已忘了我,縱使喚不回過去,
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我也願自己能守護你。』

【內容】鬼使黑x鬼使白。正經向小說本,R18有。
【規格】A5/封面炫光紙/104P/總字數約四萬七
【繪】淚星
【小說】涵夜月
【插花】flow
【價格】新台幣250元
【場次】ICE4(夜色變奏曲。攤號:Y09)
陰陽師Only-妖異夢域(攤位:夜色太刀。攤號:二条通1番)

2057年1月7日 星期日

【原創BL】漫畫小說連環本《情深歸所》新刊預定



牽繫兩人的,是名為血緣的羈絆
撼動心靈的,是名為愛情的言語

曾經,仇恨誤解拆散他們
如今,愛意萌生吞噬一切

栓上執著鍊鎖,禁錮雙足自由
不怕世界毀滅,不怕失去所有

只要彼此相依,便不再奢求什麼

【內容】漫畫小說連環本/小說部份有R18
​    內容:架空和風/兄弟
​【規格】A5/封面炫光紙/66P
​    漫畫28p/小說字數約一萬四
【繪】KASU
【小說】涵夜月
【價格】新台幣200元
​【場次】CWT45(攤位:夜色月歌。攤號:L45)

【預定頁】請至此~

2056年12月17日 星期日

里馬合本《Memory》預定開放


【內容】里斯X馬庫(西瑪)斯
【規格】A5/64P/封面炫光紙/含彩圖、漫畫、小說
【主催】涵夜月
【封面】flow
【彩圖】ifu
【漫畫】不氏仁
【小說】襲音、涵夜月
【預定特典】Angela(明信片*1)
【價格】新台幣200元
【場次】CWT45(攤位:夜色月歌)

【預定頁】請至此~

2035年8月14日 星期二

貝傑本《守る》資訊



曾經,兩人葬送自己
男人渴求生存,少年重獲新生
如今,兩人立場相左
男人吞噬無盡的恨意,少年給予純粹的信賴

躊躇與懊悔並存,慾望與執著交融

最初,他們只是渴望守護

【內容】阿貝爾X傑多。平安京PARO,正經向小說本,R18有。
【規格】A5/約180P/封面象牙紙/總字數約八萬
【封面設計】姬亞
【小說】涵夜月
【插花】司空若雲
【價格】新台幣250元

2026年6月5日 星期五

貝傑本《終結的命運》資訊


【內容】阿貝爾X傑多。正經向小說本
    (死等苦等傑多R5的願望還是沒有實現,冒著被打臉的心理準備出的本子XD
     內容在影世界,微虐心/HE/R卡劇情有)
【規格】A5/154P
    總字數六萬四,包含正篇及兩篇番外
    (其中一篇為網路釋出過的白色情人節賀文)
【小說】涵夜月
【繪】沙夜
【插花/預定特典】卡貼(姬亞/雪)

【價格】新台幣200元

  逆轉命運、改寫既定,
  這,就是我的人生的全部。

  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挑戰,
  即使逆天,我也不會放棄,
  就算扭曲,我也不會停止。
  為了活下去,為了走出這一片黑暗。

  我並不害怕孤獨,
  因為,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我不願意這個緣份在這個世界結束,所以,我希望你願意等我。』
  『笨蛋。』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兼堀》堀川國廣極化賀文

※遲了一個多月的賀文
※標題什麼的都是浮雲



「安定、清光,我回來了。」

聽見少年的聲音,原本正因談不攏工作分配,在庭院擺出架式準備大戰一場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眨眼間將快要成型的殺氣消去,皆以笑容迎接許久未見的同伴。

「國廣,好久沒見。」

「修行得如何?好玩嗎?」

似乎沒有發現兩人幾秒前劍拔弩張的氣氛,堀川國廣帶著滿臉的笑意,開心拉著兩人的手。

或許是看見同伴們一個個為了變得更加強大,向審神者提出修行的要求,前些日子,堀川國廣也下定決心與審神者長談,並得到許可。儘管先前猶豫不決,畢竟是獨自一人出遠行,總會有些不安,可一旦下定決心,行動力也是高得驚人,當天就收拾妥當,告別眾人。

這段時間,他們只能透過書信得知少年的近況,此刻見到對方平安無恙,也是鬆了口氣。

「嗯,十分有趣喔,學到了不少事情,收穫良多,感覺不僅是身手,見識也變得更廣了。」

兩人打量如今的堀川國廣,雖然與過去同樣態度和氣,那張笑顏溫暖得彷彿能沁入人心,使得身心都變得舒暢,然而細細一瞧,卻能見到以往無法比擬的沉穩內練,雙瞳流轉的目光更加深邃,舉止投足也有著說不出的成熟。

果然是,成長不少。

「真好真──好,我也想去修行了,要不要也跟主人說呢?」

「潛入新選組這麼細膩的事情,你真的做得來嗎?」

三人正開心說笑之際,被一個重響打破。

「國、國……國廣!」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心之音】(試閱三)

小說:涵夜月
※劇情需要,年操注意
※與上篇並無連貫



他又一次來到黑暗陰濕的牢房,面對男子痛苦的哭喊。

自從那晚過去,每一天、每一日,他都做著相同的夢,身處在相同的小木屋內,燃燒的艷紅花瓣仍在屋外肆虐,彷彿被什麼引導似的。縱使害怕,一期一振仍會憑藉自己的意志踏進地下室,注視男子的一舉一動,心口一點一點地被不明所以的愧疚侵蝕。

為什麼他會產生這樣的心情?這個人究竟是誰?他想要詢問,卻怎麼樣也無法開口。

他撫著喉嚨,嘗試發出聲音,若是可以交談,他就能夠道出埋藏已久的困惑了,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詢問男子,可卻總是徒勞無功。

猶豫再三,他終於嘗試壓下心中的不安,緩步接近男子。

注意到他的舉動,男子伸出傷口遍布的手,顫著抖想要穿過牢門的縫隙似乎渴望碰觸,一期一振不理解這個行為的意義,也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作出回應,簡直像是自己必須跨出這一步似的。

他抬起手,一頓,不禁收回。

內心的恐慌,究竟是為了什麼?這只是一場夢,即使重復次數過多,也沒有任何深刻的含意,就算發生任何事,也能藉由清醒逃離。

這個道理明明在了解不過,一雙腿仍是動彈不得,原因不明的歉意絆住了自己。

幾次的躊躇,右手終究還是伸向男子,緩慢得靠近,然後,指頭輕輕點了下。

瞬間,指尖開始起火,兇猛地襲捲過來。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ECHO】(試閱三)

小說:蘭皇
(PS:與上篇並無連貫)



跟記憶中不太一樣的鶴丸國永讓一期一振有些無法確定該用什麼態度去對待,不似之前在皇室那樣的吵鬧便沒有理由拒絕對方的靠近。先前遠征中藥研的提問也讓一期一振發現自己已經習慣這把五条太刀的吵鬧,下意識的會去尋找聲源。



於是現在的反差更讓一期一振無法適應。



坐在一邊的一期一振撫摸著趴在自己腿上的白虎看著鶴丸陪短刀們玩耍,發現自己開始不由自主的會將視線投注在對方身上。還沒能思索出什麼的時候藥研帶來了出擊的命令,讓他帶著眼前的太刀熟悉戰場。接過藥研藤四郎遞出的手紙,一期一振仔細閱讀上頭的出陣配置。



燭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羅、鶴丸國永、獅子王、一期一振、藥研藤四郎。



除了藥研之外,全是對方所熟識的刀劍。

自己的初陣配置也盡是粟田口家的刀劍,這大概是那位大人所給予的體貼。

「鶴丸殿。」

清冷的嗓音穿過笑鬧,燦金色的眸子回望過來。

「出陣命令。」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心之音】(試閱二)

小說:涵夜月
※劇情需要,年操注意



飛舞飄散的櫻花瓣擾亂了視野,紅艷的色彩幾乎使他錯認為火花,儘管如此,他也沒有一開視線,被這使人炫目的景象奪去所有的注意,甚至無暇思考自己身在何處。

瞬間,花瓣燃起了火焰,四周的溫度變得熾熱難受,原本美麗的夜月染上侵略的色彩,他嚇了一跳,趕緊拍掉落及身上的片片花瓣奔逃。

找不到目標,尋不及方向,只是一味地逃跑,逃開似是能將他燃燒殆盡的火焰,是的,他已不是毫無抵抗之力的刀劍,現在的他,能夠憑藉自身的能力保護自己。

好熱、好疼,被火焰席捲而吞沒,然而漸漸的,劇烈的灼熱使得所有的痛覺消失,殘留的只有曉得自己仍持續被破壞的絕望,明明是仍為普通刀劍的經歷,獲得靈性的同時卻仍會為那樣的過往感到痛苦,彷彿是產生意識以後才遭遇的一般。

不曉得跑了多久,略微破舊的木屋映入眼簾,且不知為何不受紛飛的火花所破壞,他匆忙地躲進屋內,拉上門的同時攤倒在地,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木屋能夠平安無事,但,至少自己保住一命。

他張口拼命喘息,好一會兒才緩和慌亂的心情,恢復一直強撐著而癱疲憊不堪的身體。

側耳傾聽外頭,火焰的劈啪聲響與閃爍的橘紅光芒令他畏懼離開。

就在這時,他發現角落的異樣,小心翼翼地湊上前查看,那是連結地下的通道,斷斷續續地傳出聲音,不知是風聲還是細語。

懷著些許不安,與一絲好奇,他一步一步地往下走,直至黑暗幾乎吞沒所有,僅剩微弱的火源勉強辨識方向。

那是一間貼滿符咒的牢房,是重刑犯嗎?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呢?……咦?

直至此時此刻,他才意識到這裡……不,這一整個地方並不正常,他一邊想要理出頭緒,一邊緩步靠近牢房。

一隻手剎然穿越牢房的空隙伸出,他驚慌後退,險些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