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10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既刊一覽

既刊一覽
目前仍有殘本的既刊如下,不定期參場(如沒意外寒暑假CWT都會參加)
有興趣歡迎留言或至ASK匿名詢問(ゝω・)
通販:露天拍賣
◆----------------------------原創刊物----------------------------◆


《龍魂–命定–》


BL本《黃昏樂章》


BL漫畫小說連環本《情深歸所​》

◆----------------------------Unlight刊物----------------------------◆


貝傑本《守る》


貝傑本《艷紅冬雪》


貝傑本《終結的命運》


柯沃本《櫻雪之罪》

2057年1月7日 星期日

【原創BL】漫畫小說連環本《情深歸所》新刊預定



牽繫兩人的,是名為血緣的羈絆
撼動心靈的,是名為愛情的言語

曾經,仇恨誤解拆散他們
如今,愛意萌生吞噬一切

栓上執著鍊鎖,禁錮雙足自由
不怕世界毀滅,不怕失去所有

只要彼此相依,便不再奢求什麼

【內容】漫畫小說連環本/小說部份有R18
​    內容:架空和風/兄弟
​【規格】A5/封面炫光紙/66P
​    漫畫28p/小說字數約一萬四
【繪】KASU
【小說】涵夜月
【價格】新台幣200元
​【場次】CWT45(攤位:夜色月歌。攤號:L45)

【預定頁】請至此~

2056年12月17日 星期日

里馬合本《Memory》預定開放


【內容】里斯X馬庫(西瑪)斯
【規格】A5/64P/封面炫光紙/含彩圖、漫畫、小說
【主催】涵夜月
【封面】flow
【彩圖】ifu
【漫畫】不氏仁
【小說】襲音、涵夜月
【預定特典】Angela(明信片*1)
【價格】新台幣200元
【場次】CWT45(攤位:夜色月歌)

【預定頁】請至此~

2035年8月14日 星期二

貝傑本《守る》資訊



曾經,兩人葬送自己
男人渴求生存,少年重獲新生
如今,兩人立場相左
男人吞噬無盡的恨意,少年給予純粹的信賴

躊躇與懊悔並存,慾望與執著交融

最初,他們只是渴望守護

【內容】阿貝爾X傑多。平安京PARO,正經向小說本,R18有。
【規格】A5/約180P/封面象牙紙/總字數約八萬
【封面設計】姬亞
【小說】涵夜月
【插花】司空若雲
【價格】新台幣250元

2026年6月5日 星期五

貝傑本《終結的命運》資訊


【內容】阿貝爾X傑多。正經向小說本
    (死等苦等傑多R5的願望還是沒有實現,冒著被打臉的心理準備出的本子XD
     內容在影世界,微虐心/HE/R卡劇情有)
【規格】A5/154P
    總字數六萬四,包含正篇及兩篇番外
    (其中一篇為網路釋出過的白色情人節賀文)
【小說】涵夜月
【繪】沙夜
【插花/預定特典】卡貼(姬亞/雪)

【價格】新台幣200元

  逆轉命運、改寫既定,
  這,就是我的人生的全部。

  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挑戰,
  即使逆天,我也不會放棄,
  就算扭曲,我也不會停止。
  為了活下去,為了走出這一片黑暗。

  我並不害怕孤獨,
  因為,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我不願意這個緣份在這個世界結束,所以,我希望你願意等我。』
  『笨蛋。』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鬼使黑X鬼使白》彼方(章之一 徘徊夢境-4)

陰間之夜,幽靜沉寂,缺少了塵世生機,無論何時,都使人無盡蒼涼。離開人世,卻連感情也一併帶走,不知是福是禍,或許,七情六慾能給予這陰森的世界帶來不同的風氣,可正是這樣的情感,讓他們更難忍受孤寂,更容易發狂。

鬼使白睜開雙眼,眸中不帶倦意,這並不是難以入寢的月夜,不過是忽然間醒來了而已。

望著前方不禁出神,多少次獨自迎接這樣的夜?

他尚能保持理智,不是堅強,也不是習慣,只是……學會了忍耐。

一個呼鼾中斷他的思緒,他看過去,一旁的男人躺在只距離自己不到一尺的床鋪上呼呼大睡,整個人呈現大字型,睡得很沉,被子都踢到了一旁也不知情。見狀,鬼使白搖頭,又是這麼誇張的睡姿,他同以往那樣,在男人不知情時細心地蓋好被子。

又是如此,每當他胡思亂想,男人總能帶走煩憂,讓他忘了方才所想。

然而,若非自己過於在意,任這個人有多大的能耐,也無法動搖他半分。

情不自禁的,鬼使白伸出手,輕輕拉扯對方的衣袖,只是如此,一股安心淌過心口。他靜靜地跪坐著,端詳那孩子氣的睡容,眉間都皺成一團,嘴也閉得死緊,像是在賭氣般,不知是做了什麼夢,突然,男人放鬆緊繃,雙眼彎成月牙的形狀,裂開嘴似是在笑,讓看著的鬼使白覺得很好玩。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鬼使黑X鬼使白》彼方(章之一 徘徊夢境-3)

一望無際的粉色櫻花林,清風拂過,頓時響徹草木摩擦的颯颯聲,那漫天飛舞的櫻花宛如人間仙境,如此美景奪走鬼使白所有的注意力,甚至一時忘了呼吸、忘了撥弄拂亂了的髮絲。儘管表情乍看之下未變,但仔細一瞧,因工作一天略顯疲備的神情,放鬆了些許。

其他人或許看不出差別,但身為鬼使白的兄長,鬼使黑自認是最了解對方的人,注意到鬼使白瞧得癡了,頓時沾沾自喜。

「怎麼樣?很不錯吧?這段日子的櫻花最美了,我可是計劃很久,瞞著你偷偷尋找一個最美麗的地方,再給你一個驚喜,好幾次都差點說漏嘴,可把我給憋死了。」

經鬼使黑提起,鬼使白這才想到確實,前一陣子鬼使黑經常消失無蹤。

會察覺到這件事,也是由於兩人總是形影不離……不,正確說來應該是鬼使黑一直跟隨在他的身邊不肯離開,整日吵吵鬧鬧的,忽然間旁邊缺少此人,安靜得讓他很難適應,就算不願意,也不自覺地想起對方。

那個男人,不知不覺間,硬是在他的心中霸占一個位子,揮之不去。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鬼使黑X鬼使白》彼方(章之一 徘徊夢境-2)

無數名亡靈鬼魂井然有序地排隊等待,遠遠望去像綿長小河。只見那隊伍的最前端的那人在船夫的攙扶下乘上木船,而後,船夫放下船瞄,手握船槳開始滑動,不疾不徐,讓上了船的亡魂們,在最後的最後,聆聽清澈的潺潺水聲,欣賞一望無際的景象,回顧生前,並且迎接全新的人生,儘管看不見盡頭,也不再膽怯。

這裡便是三途川,生於死的交界,是亡者們登船,在船夫的帶領下轉世投胎的地方。

「唉,這景象還真是看到膩了,也倦了,但每天都還是得看,心情可真是差透了。」鬼使黑不雅地打了個呵欠,雙手置於背後伸了個懶腰。

畢竟是習以為常的景象,大部分的時候是不介意的,可或許是因為方才引領了一位懷抱濃烈的悲與恨,險些鬧出嚴重事端的亡者,現在,看著那一群群亡魂,不禁感到心情複雜。

雖然是被允許輪迴的魂魄,應該給予祝福才是,可終歸是已逝之人,老人便罷,不知年輕的亡魂們是因何而死?

與鬼使黑並肩而行的鬼使白見到在不耐的眼神下,那難以查覺的悲傷,因此沒有出聲斥責。男人與自己不同,多愁善感,喜怒哀樂表現得相當豐富,最初,他總被對方的不按理出牌惹得心情極差,可久而久之竟會覺得十分有趣。

「若是悲傷,何不忘記?」鬼使白曉得,男人是想起生前了,其實,他也有些傷感,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鬼使黑X鬼使白》彼方(章之一 徘徊夢境-1)

雷聲驟響,灰白的天色被烏雲覆蓋,豆大的雨滴眨眼間便將大地淋成一片濕地,京城內的人們慌慌張張地躲雨,沒有注意到,這猶如野獸嘶吼的雷聲與水柱般的滂沱大雨,都不是正常的自然現象。

城外,一名年輕的男性直挺挺地站著,即便遭遇狂風暴雨沒有摧毀掉半分冷靜,一襲白衣被雨水打濕,乍看之下像是許許多多的灰色花紋,鮮紅的雙眼閃著銳利的光明,凝神注視前方。

一團團積累的烏雲朝他的方向浮動,男子警戒著,沒有分毫放鬆,只因那並非普通的烏雲,從烏雲中緩緩溢出濃稠的黑色汁液,見狀,他快速向後一躍,方才所佇立的位置沾上了那黑墨,瞬間,草木枯黃,轉眼間化成黑炭。

烏雲已不再是剛才那只是一團團累積的水氣,從中不斷流出帶著詛咒的毒液與瘴氣,還有骷骸森骨,應是不巧被這妖魔吞入因而死亡的人們。

男子感到遺憾,在心中祈禱,或許擊敗這個妖魔後,能夠拯救這些人的靈魂。

烏雲浮現人類的五官,發出猛獸的吼叫,男子深吸一口氣,再次面向撲上來的妖魔。

「妖魔啊,不能讓你繼續為非作歹了,讓我將你拖入冥府接受審判吧!」男子握住手中的招魂幡,在半空懸了一圈,用力朝地面一震。

在妖魔非常接近男子的剎那,大地裂開,從中伸出無數隻鬼手襲向妖魔,雖然抓不住氣體狀態的妖魔,卻能將他吞入的骸骨拖出。遭受攻擊,烏雲上的人面顯得很痛苦,急匆匆地想要飛向鬼手觸及不到的空中,僅剩衣服、數不清的骸骨落入裂洞中,而後,鬼手與裂縫一同消失,泥濘卻結實的泥土地,彷彿未曾出現像是面臨乾旱裂地那樣。

烏雲盤浮,不敢再度貿然接近男子,仔細一瞧,那身形比先前小上許多。

或許在男子身上放下太多注意力,妖魔沒有注意到,快速逼向自己的危機,只有男子看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後方竄出。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鬼使黑x鬼使白》從前

白髮的少年獨自一人坐在樹蔭下,任由落雪覆蓋。在那張臉上,瞧不見分毫這個年齡應有的活潑,稚氣的臉孔上透露著冷冽,與寂寞,難以想像,這樣的少年究竟是活在什麼樣的家庭。

他低垂頭,望著地面,撫摸那柔軟的細雪,靜默無語。

身上的單薄衣裳根本無法抵抗刺骨的寒冷,但他沒有露出一絲難受,彷彿已將所有的情感丟棄了。

這時,忽然響起吃力步行的聲音,他抬頭望去,那雙黯淡的瞳孔,終於產生些許波動。

黑髮的少年踏過厚及膝的雪地,瞧見對方的模樣時眉頭一皺,趕緊將沾在白髮少年身上那些看似美麗,卻會不斷奪走溫度的雪花拍掉。白髮少年靜靜地看著這樣的動作,許久,終於開口喚道。

「哥哥。」

語音有些發顫,儘管面不改色,身體也不是如表面上那般不在乎,黑髮少年忍不住將比自己還要嬌弱的弟弟擁進懷裡,這冷得宛如冰塊的身子,若不是在接觸的同時感受到那尚且穩定的心跳,幾乎快要認為生命之火以即將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