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CWT39第一天感想+戰利品

(發現傻逼刪掉相簿圖,導致一堆照片失聯,目前先擱置T_T)

場次中途with真真
真真:今天好累阿QQ昨天和若雲弄手工弄到兩點
我:我昨天也好晚睡阿QQ
真真:咦咦發生什麼事了QAQ(心疼
我:看小說看到兩點
真真:ˊ_>ˋ!?
還好咱們的友情沒有因此消逝(歪
總之今天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一早超累的,記得醒來前還夢到了虹色day(這部漫畫超好看的四位男主角可愛到炸點,強力推薦!)不過因為今天有小精靈沅沅的陪伴,一整個就是超級放心的,感覺走到一半昏睡過去也半點問題都沒~(振作
不過因為很累的關係所以一開始出了很多糗,比方說看錯攤位號碼,直接從攤位旁走過去,然後被若雲給及時叫回來wwwww
當9遙到場後,因為咱們一堆東西要塞到一個攤位裡面各種手忙腳亂(雖然隔壁的若雲東西更多顯得更忙)感謝若雲的學妹借一點位置擺本QQ(真的快塞不下了
然後攤位就變成這個樣子啦www


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

《刀劍學園趴》一天(之二)

這是第二篇囉~CP有鯰骨、很多的兼堀和一點點的安清(大概才幾句話的那種一點點XD)


=============================================


《鯰骨》

骨喰藤四郎站在學園頂樓,雙手捧著一個心型的盒子,見少女害羞臉紅地跑走的背影,除了發愣以外,他不曉得應該作出什麼樣的反應。

這時,鯰尾藤四郎帥氣地從上方一躍而下。

「喔,終於結束了嗎?」雖然這麼說,但其實鯰尾藤四郎只等待了幾分鐘而已,他探頭探腦地看著骨喰藤四郎手上的盒子,雀躍不已。「如何如何?她送了什麼給你?……喔,這個香味是巧克力呢,說不定還是親手做的,真不錯啊。」

「……是這樣嗎?」骨喰藤四郎低頭望著巧克力,不明白究竟是哪一點不錯。

「當然啦,不愧是我的兄弟,很受女生歡迎喔。」鯰尾藤四郎故意作出羨慕的模樣。「這樣的好事都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真好呢骨喰……真好呢。」

明明自己也是學校的萬人迷,沒少收過女孩子贈送的禮物,鯰尾藤四郎還是頻頻盯著巧克力嘆氣,看起來楚楚可憐。

骨喰藤四郎來回望著鯰尾藤四郎和巧克力,過了一會,他遞出去:「給你。」

《刀劍學園趴》一天(之一)

寫在開頭的提醒~
這篇文包含多CP,一共兩篇
第一篇有粟田口家族、安清、伊達組和其他幾位角色


================================================



《粟田口家族》

一大早,粟田口一家便陷入一片混亂的狀態。

「嗚啊哇哇哇哇──我的娃娃!」

五虎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幾乎將整棟屋子都掀了起來,這個騷動馬上引起眾人的注意。

仍穿著圍裙、看起來像是下廚到一半的一期一振率先趕來,眼見昨日打掃乾淨的房間在此時已變得一團亂,彷彿爆發過一場戰爭似的,他面色鎮定、揚起嘴角,以溫和的口氣哄著哭得一蹋糊塗的五虎退。

「好乖,已經沒事了喔。」

一期一振抱起五虎退,輕輕拍著對方的背部安撫,趁五虎退好不容易從大哭變成抽抽搭搭的時候,目光轉向從剛才便一發不語但神色慌張的亂藤四郎。

「咦?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喔,只是想跟他借一下娃娃而已,誰知那孩子忽然就哭了。」亂藤四郎兩手將白虎娃娃塞進一期一振的手裡,擺擺手徹底撇清關係。

「我明白了,那麼亂,差不多該去吃早餐了喔。」

點頭如搗蒜,亂藤四郎連忙逃離房間。

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安清》歸所

「不要阻礙我啊……」

即便如此說,面前的少年卻不為所動,以一種似乎把自己徹底看透的漠然眼神,注視。

本是明亮的銀白月色染成不詳的鮮紅,加州清光握著刀,笑得瘋狂扭曲,無視肉體的傷痛,血染的模樣與搖搖欲墜的姿態,彷彿一個不注意便會殞落凋零。

然而,他的聲音卻在顫抖,睫毛微微晃動,那雙眼眸似乎快要湧出淚水。

「住手吧。」

無論是誰見到此刻的加州清光,都無法制止那折磨人的心痛吧,所以,不能置之不理。

「沖田已經不在了,無論做什麼都沒有用的,如果叛逃到敵人那裡,你也只會更痛苦而已。」

相較於加州清光的混亂,大和守安定的表情十分鎮定。

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

《兼堀》[R18慎入]情人節賀文

慣例的文前提醒,這篇有糟糟內容喔,不能接受的人還請點選上一頁離開XD


=======================================================


和泉守兼定搔著頭,露出不耐與苦惱。

從寬袖內掏出一個包裝稱不上精緻、仍能感受到其用心的小袋子,雖然想要將這個東西送出去,可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時機,不知不覺一天的時間快要結束了,為此和泉守兼定感到十分煩悶,但轉念一想,之後也還有機會,明天的事情就明天再煩惱好了。

帶著半逃避的心態,和泉守兼定回到房間打算休息。

只是沒有料到房間已經有另一個人的存在,關上門後才發現在黑暗的房間默默地跪坐在角落的堀川國廣,著實嚇著了他。

「嗚哇!國、國廣?」

和泉守兼定向後一跳,錯愕了數秒,才慌亂地將小袋子塞回袖內。

「你怎麼會在這裡?別默不作聲的,嚇死我。」

堀川國廣不像先前一樣,看到和泉守兼定便欣喜上前,今天反常地只是站在不遠不近,能方便對話的微妙距離。

「兼先生,我是來向你道歉的。」

「……哈?」

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一期一振》兄與弟

一直希望這一切不過是場夢,過於悲傷而殘酷的夢境。

以往能冷靜面對任何突發狀況並作出合理判斷的他,在那時猶如斷了條線的木偶,只是維持意識站著,就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可除此之外,他什麼也沒有做,什麼都沒辦法做。

事實上,他甚至不明白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他已經努力過了。

他盡力了,為了拯救他的弟弟們,即使如此還是來不及挽救。

『哥哥!』

『一期哥!』

『兄長……』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個個因敵人粉身碎骨,露出悲痛的表情向自己呼救,曾經對自己發誓要保護好他的親人,在獲得人類的身軀,並且與眾人重逢的那時。

結果,他沒有遵守諾言。

主人告訴他,弟弟們已經無法重新打造了,即使不忍也只得放棄。

『那麼……我的弟弟……弟弟們的靈魂,究竟前往了何處?』

主人沒有回答,他明白,答案是未知的。

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兼堀》無怨無悔

豆大的雨珠自夜晚的天空落下,激起數不清的水花,彷彿永遠不會結束的沉悶天氣,不斷地挑起了堀川國廣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屬於過去的回憶。

那一天也是宛如野獸咆嘯一般的傾盆大雨,懷抱著的,也是這份什麼也說不出的苦悶心情。

禁不住瑟瑟發抖,卻下意識歸咎於夾帶寒意的風。

「兼先生,我拿乾淨的水和毛巾過來了喔。」堀川國廣說著的同時,拉開門。

「喔,放在那裡吧。」

一向豪放不羈的聲音,此刻卻變得粗糙沙啞,和泉守兼定咬著繃帶,右手則拉住另一邊將受傷的左臂纏緊,他的臉蛋異常紅潤,汗水也順著肌膚不斷滑落,一瞧便馬上明白他重病在身,連纏個繃帶也無法阻止雙手發顫,只是拉緊已拚盡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