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遊戲、原創&二創小說、同人刊物宣傳區
目前同人主力:Unlight、刀劍亂舞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心之音】(試閱三)

小說:涵夜月
※劇情需要,年操注意
※與上篇並無連貫



他又一次來到黑暗陰濕的牢房,面對男子痛苦的哭喊。

自從那晚過去,每一天、每一日,他都做著相同的夢,身處在相同的小木屋內,燃燒的艷紅花瓣仍在屋外肆虐,彷彿被什麼引導似的。縱使害怕,一期一振仍會憑藉自己的意志踏進地下室,注視男子的一舉一動,心口一點一點地被不明所以的愧疚侵蝕。

為什麼他會產生這樣的心情?這個人究竟是誰?他想要詢問,卻怎麼樣也無法開口。

他撫著喉嚨,嘗試發出聲音,若是可以交談,他就能夠道出埋藏已久的困惑了,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詢問男子,可卻總是徒勞無功。

猶豫再三,他終於嘗試壓下心中的不安,緩步接近男子。

注意到他的舉動,男子伸出傷口遍布的手,顫著抖想要穿過牢門的縫隙似乎渴望碰觸,一期一振不理解這個行為的意義,也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作出回應,簡直像是自己必須跨出這一步似的。

他抬起手,一頓,不禁收回。

內心的恐慌,究竟是為了什麼?這只是一場夢,即使重復次數過多,也沒有任何深刻的含意,就算發生任何事,也能藉由清醒逃離。

這個道理明明在了解不過,一雙腿仍是動彈不得,原因不明的歉意絆住了自己。

幾次的躊躇,右手終究還是伸向男子,緩慢得靠近,然後,指頭輕輕點了下。

瞬間,指尖開始起火,兇猛地襲捲過來。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ECHO】(試閱三)

小說:蘭皇
(PS:與上篇並無連貫)



跟記憶中不太一樣的鶴丸國永讓一期一振有些無法確定該用什麼態度去對待,不似之前在皇室那樣的吵鬧便沒有理由拒絕對方的靠近。先前遠征中藥研的提問也讓一期一振發現自己已經習慣這把五条太刀的吵鬧,下意識的會去尋找聲源。



於是現在的反差更讓一期一振無法適應。



坐在一邊的一期一振撫摸著趴在自己腿上的白虎看著鶴丸陪短刀們玩耍,發現自己開始不由自主的會將視線投注在對方身上。還沒能思索出什麼的時候藥研帶來了出擊的命令,讓他帶著眼前的太刀熟悉戰場。接過藥研藤四郎遞出的手紙,一期一振仔細閱讀上頭的出陣配置。



燭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羅、鶴丸國永、獅子王、一期一振、藥研藤四郎。



除了藥研之外,全是對方所熟識的刀劍。

自己的初陣配置也盡是粟田口家的刀劍,這大概是那位大人所給予的體貼。

「鶴丸殿。」

清冷的嗓音穿過笑鬧,燦金色的眸子回望過來。

「出陣命令。」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心之音】(試閱二)

小說:涵夜月
※劇情需要,年操注意



飛舞飄散的櫻花瓣擾亂了視野,紅艷的色彩幾乎使他錯認為火花,儘管如此,他也沒有一開視線,被這使人炫目的景象奪去所有的注意,甚至無暇思考自己身在何處。

瞬間,花瓣燃起了火焰,四周的溫度變得熾熱難受,原本美麗的夜月染上侵略的色彩,他嚇了一跳,趕緊拍掉落及身上的片片花瓣奔逃。

找不到目標,尋不及方向,只是一味地逃跑,逃開似是能將他燃燒殆盡的火焰,是的,他已不是毫無抵抗之力的刀劍,現在的他,能夠憑藉自身的能力保護自己。

好熱、好疼,被火焰席捲而吞沒,然而漸漸的,劇烈的灼熱使得所有的痛覺消失,殘留的只有曉得自己仍持續被破壞的絕望,明明是仍為普通刀劍的經歷,獲得靈性的同時卻仍會為那樣的過往感到痛苦,彷彿是產生意識以後才遭遇的一般。

不曉得跑了多久,略微破舊的木屋映入眼簾,且不知為何不受紛飛的火花所破壞,他匆忙地躲進屋內,拉上門的同時攤倒在地,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木屋能夠平安無事,但,至少自己保住一命。

他張口拼命喘息,好一會兒才緩和慌亂的心情,恢復一直強撐著而癱疲憊不堪的身體。

側耳傾聽外頭,火焰的劈啪聲響與閃爍的橘紅光芒令他畏懼離開。

就在這時,他發現角落的異樣,小心翼翼地湊上前查看,那是連結地下的通道,斷斷續續地傳出聲音,不知是風聲還是細語。

懷著些許不安,與一絲好奇,他一步一步地往下走,直至黑暗幾乎吞沒所有,僅剩微弱的火源勉強辨識方向。

那是一間貼滿符咒的牢房,是重刑犯嗎?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呢?……咦?

直至此時此刻,他才意識到這裡……不,這一整個地方並不正常,他一邊想要理出頭緒,一邊緩步靠近牢房。

一隻手剎然穿越牢房的空隙伸出,他驚慌後退,險些摔倒。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ECHO】(試閱二)

小說:蘭皇
(PS:與上篇並無連貫)



一期一振消失了。

在皇室領地內兜轉了許久的鶴丸國永摸著下巴承認了這個事實。

他本來以為只是對方為了不被他騷擾而找了個安靜的角落獨自待著,這並不是沒有發生過,而他也一直以尋找出對方的躲藏位置為樂。

然而在他走遍了整座宮殿,確認自己並沒有遺漏任何一個有可能躲藏的地方時,問題可就大了。

白色的付喪神在其他同伴的詫異眼神中直接衝進了存放他們本體的寶物庫,瞧見了那柄橘紅鑲金的太刀依舊安放在原處時打從心底鬆了口氣。

「怎麼了?」古備前的太刀不緊不慢的跟了上來,身後的短刀也一臉疑惑。

「我找不到一期一振。」鶴丸國永如實回答。

「一期哥找地方躲起來了吧,畢竟鶴丸殿…太過熱情。」

聽著平野藤四郎斟酌著語句,不受拘束的五条太刀在短刀面前蹲下摸了摸那頭短髮,卻是對著另一側的纖長身影開口。

「我都找遍了。」

「所有地方?」聽見鶴丸的說詞,鶯丸收起了笑容。

「所有地方。」身上的金屬飾品隨著起身的動作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所以才被嚇得趕緊來看看是不是被人帶走了。」

鶯丸上前去端詳著一期一振的刀身,愕然的發現本該附著在刀身上的靈氣稀薄的近乎感受不到。甫一回頭,就看見那道白色的身影突兀地在他面前消失無蹤。

還沒摸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的鶴丸國永睜著一雙金目和眼前的金髮近侍大眼瞪小眼。裹著白布的打刀多看了他兩眼後就揚了揚下巴示意雪白色的太刀離開鍛造間,滿心思都撲在一期一振突兀的消失上頭上的太刀並不是很有興趣跟眼前的打刀浪費時間,握緊不知道為什麼被攢在手中的刀刃步伐一跨就攔住了對方的去路。

正準備厲聲質問的時候等在外頭的另一把太刀朝他揮了揮手。

「呦,鶴丸。」

「…燭台切?」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鶴一合本》《戀心》小說【心之音】(試閱一)

小說:涵夜月
※劇情需要,年操注意




白色柔和的光芒在眾人的面前顯現,並且擴散,四周的景色被吞噬殆盡,眨眼的瞬間,雄偉壯麗的本丸便在眼前。一期一振轉頭望向那座落在中庭中央、能將他們帶往各個時空任一處的道具,雖然已經歷無數次,仍是覺得不可思議。

將視線收回,放在前方,比一期一振年長許多的兩名少年並肩走來,他立刻綻放任谁瞧見都會感到溫暖的笑意。兩人的容貌雖然相似,散發的氣質卻截然不同,黑髮少年笑容爽朗、彷彿能吹散一切悲傷,白髮少年面露冷意,眼中似是藏了無盡的黑暗。

「我回來了。」

「喔!回來啦,如何?這次的遠征有什麼收穫?」鯰尾藤四郎上下打量一期一振,滿意地摸了摸頭頂:「看來沒有受傷,很好很好,如果你有什麼萬一,弟弟們的眼淚恐怕會淹沒本丸。」

「嗯,不過,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也受到其他人很多幫助。」想到與他年紀相近的男孩們對他百般疼愛的模樣,一期一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的年紀較輕,也才剛剛來到這個地方不久,可能會給大家帶來不少麻煩,但是,我會努力學習的,如果有任何不足之處還請告知。」

剎那間,兩人露出複雜的神情,鯰尾藤四郎迅速將那互相交織糾纏著的許許多多負面情緒以燦爛的笑意掩蓋,而骨喰藤四郎向來表情冷淡,沒讓一期一振查覺異樣。

「真是了不起的想法呢,不愧是『一期哥』。」

「是兄弟。」骨喰藤四郎皺眉糾正。

「喔,是啊,瞧我這張嘴,又再胡言亂語啦。」鯰尾藤四郎以輕鬆的口吻帶過那不應該犯下的錯誤,一期一振也體貼地沒有詢問。